美国安部职员感染新冠病毒 国家行动中心易地办公


一是政策先行,推动纾困解难。推动有关部门实施降低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征收率、减免企业社保费和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等一系列财税、金融、社保等政策,同时也鼓励地方出台配套的政策。中央层面的政策大家可能都熟悉了,省里的政策,我举两个例子,黑龙江建立100亿元中小企业稳企稳岗基金,海南等好几个省市通过推出“企业防疫险”“复工复产险”,通过发挥保险的作用来支持企业复工复产。

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自2月19日到现在,汽车行业企业整体开工率已由60%左右提升到97%,员工复岗率由50%左右提高到82%,总体达产率已经与去年同期水平相当。但是对汽车行业来讲,目前仍然面临着很大的困难和问题,特别是整个消费需求不振的问题,即使目前企业复工复产率比较高了,但是由于市场需求不足,企业库存增加,有可能在后续的一段时间里,一些企业的达产率还会进一步降低。

一名DHS官员证实,国家行动中心办公区内有一人感染新冠病毒。作为预防措施,国家行动中心已经变更了办公地点,并对原办公区进行消杀工作。这些行为并不影响日常办公。

二是从地区看,各地复工复产率呈齐头并进之势,湖北省近日快速上升;

为继续向有关国家及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3月29日我们专门召开了重点医疗装备产业链协同扩产视频会,组织了国内有创呼吸机重点企业、地方有关部门,摸底企业面临的问题和困难,研究产业链协同扩产措施。同时,我们也要求企业要严格质量管控,加强安全生产。

“本周,我援引‘国防生产法’,迫使通用汽车履行(生产)呼吸机的联邦合同。”特朗普说,“在未来的100天时间里,美国制造或获得的呼吸机将是我们(正常情况下)一整年里(制造或获得)的3倍之多。我们准备得很充分。”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快速蔓延,对药品的生产供应也造成了较大影响,有一些国家现在反映原料药的供应有点吃紧,我们前一阶段也做了调研,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因素:一是今年1、2月份,我国由于受疫情影响,有一些企业停工停产,供给上出现了短暂的不足。2月份以后,由于国际疫情蔓延导致国际上的运输,特别是航运、海运受到了很大限制和影响,导致有一些物流运输出现不畅,出现了运输困难。我们也统计了一下,今年以来,原料药出口量和去年同期相比是有所下降的,大部分产品大概下降了10%-20%,个别品种下降幅度达到30%。但是也有少数品种出口量同比是上升的,我们反复和企业沟通,大家反映出口下降的主要制约因素主要是海运、国际航运大幅减少,运输成本提高,国际运输成为我们原料药供给的一个瓶颈。

一是抓好全产业链协同复工“一个面”。大家都知道,每辆汽车都有上万个零部件,供应链企业也上千家,一家企业供应中断,就可能导致整车企业全线停产。为此,我们部里专门成立了工作专班,把15家重点整车企业作为重点联系对象,建立健全包含交通运输部、人民银行等部门以及26个地方工信部门的综合协调机制。自2月19日起,我们重点联系的15家企业提出很多具体的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到26个省市1300多家企业。经过协调,截至目前,上述所有供应链企业已经全部实现了复工复产。我们重点联系这15家企业当中,其中有10家是内资企业,有5家是跨国公司企业。在上次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也专门讲到了大众汽车、宝马汽车、现代汽车等,这些企业也是我们重点关注的企业。

另外一个方面,稳定企业还得有一些扶持政策。现在有关部门也在研究怎么样稳定这些企业,给这些企业以政策扶持、资金扶持、援企稳岗等等这些政策来解决这些企业面临的生存问题。一方面要启动需求,另一方面要加大政策扶持,通过这样一个方式来帮助这些企业渡过眼前的难关。后续还将根据国际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进一步加强政策研究和储备,适时出台一些扶持政策,保证这些企业能够安全的渡过生存难关。谢谢。

我们梳理了一下全国原料药产业链的情况,从目前情况来看,复工复产率和主要产品的达产率都超过80%,部分品种产量也超过了去年同期的水平,尤其是抗疫的用药,一直是我们保供的重点。所以,我们觉得在这方面我们是能够保证国际抗疫需求的。比如,前一阶段我们在防疫过程中将磷酸氯喹定为一种有效的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国内两家主要原料药生产企业,我们及时组织复工了,目前制剂供给水平比较稳定。同时,我们也组织这些企业满足国际需求,比如,重庆康乐制药生产的羟氯喹,5天内就出口了原料药4.9吨,后续我们还可以根据国际市场需求,来进一步加大供给力度。